陈晓晨 周西蒙

2016年杭州G20峰会将成为整个G20机制的里程碑。为什幺这幺说?梳理世界经济当前面临的问题,以及本届杭州G20峰会的亮点和愿景便可以得知。这些分别可以用四个「I」,四个 「H」以及四个「F」来表示。

四个I:四大不平衡 

当前G20机制有四个不平衡(Imbalance)的问题,可称为四个「I」。第一个「I」是金融业和实体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这种不均衡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更加严重,以至于大量的资金涌入金融业,而产业转型升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相对不足。到目前为止,G20机制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基础设施的发展支持依然不够,而这项工作就交给了本届杭州G20峰会完成。

第二个「I」是资本、劳工和土地流动的不平衡,本质上就是发展不平衡。劳工通常是从工作机会匮乏的经济体流入有充足就业机会和福利较好的经济体,这也导致了当前的移民问题。

第三个「I」是各国货币和财政政策分化、不平衡。由于每个经济体都面临不同的问题,目前已经很难界定有效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更有效。不过,总的来说,各经济体都能再寄希望于不可持续的、带来负外溢效应的货币和财政政策。

第四个「I」是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之间的不平衡。第三次科技革命已经过去了40年,当前的产业发展已经几乎耗尽了这次工业革命的动能。创新(Innovation)成为此次G20杭州峰会的四个「I」之首的也正因为此。

四个H:四大亮点

面对这四个「I」呈现出来的问题,本届G20杭州峰会将有四大亮点(Highpoints)--四个「H」可以提供世界经济的新思路。

第一个亮点是结构性改革。由于当前各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缺乏可持续性,需要供给侧配合,中国提出的结构性改革方案便成为一大亮点。其中,包括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加大科技创新力度等。这不仅为解决当前中国经济问题提供了「药方」,也为解决世界经济难题找到了「钥匙」。

第二个亮点是创新。目前中国国内「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如火如荼,催生互联网+、智能製造等新产业,为中国市场带来了空前的活力。由此及彼,将推动创新驱动和打造新增长源作为G20新的合作点,有助于加快新旧增长动力转换,开启第四次科技革命,共同创造新的、有效的、可持续的全球供给,引领世界经济发展方向。

第三个亮点是全球投资指导原则的制定。当前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不平衡让人们认识到制定共同投资标準的重要性。而《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是世界上首份针对投资政策制定的多边纲领性文件,也是首次将跨境投资议题引入G20议程。中国将自身的理念、方案注入到国际投资规则重构的过程中,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

第四个亮点是包容性增长。本次峰会将发展议题引入G20议程,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对接,应对全球经济发展中的不平等、不公正问题,同时协调应对气候变化、环境保护等挑战,让处于全球价值链不同位置上的国家都能发挥自身优势,共享发展机遇。

四个F:四大展望

G20机制将持续发生作用,而不仅仅是在每年一周的G20峰会期间。所以,我们对本届杭州G20峰会及之后G20机制的运作也有一些愿景,这便是四个「F」。

第一个「F」是聚焦(Focus)。也就是说,G20应围绕全球经济治理,而非其他。一些人提议应当加入地缘政治和安全的议题;但是从G20的宗旨和合法性来看,G20由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组成,是世界经济治理的主要平台。治理非经济议题的更多是联合国的职责。当然,落实联合国达成的成果是G20机制的重要功能。

第二个「F」是可行性(Feasible)。G20公报的成果重在落实。因此,G20各级机制应该更重可操作性。

第三个「F」是功能化(Functioning)。杭州G20峰会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她会留下会议的遗产,比如更加紧密连接的工作组。而这些工作组将把杭州达成的成果持续运作下去。

最后一个「F」是非洲(Africa)。由于G20成员中非洲的代表性不够,本届峰会将扩大对非洲议题的重视。非洲的工业化是其中一个亮点。希望这种传统可以延续到2017年德国汉堡G20峰会。

(作者陈晓晨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负责人;周西蒙为人大重阳研究助理。人大重阳实习生成书婧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为作者在上海外国语大学「G20与联合国」研讨会的发言截选。)